穆熙妍 我才不会一直在这里

1.

江宁有一个喜欢很久的男孩子,对方条件很好,但她也不差,两个人做了多年的朋友,但总维持在朋友阶段,没办法更进一步。

两人平常的对话很正常,有时愚蠢有时温馨,互损起来也丝毫不留情。出来喝酒的时候会彼此照顾,生病失意也能互相安慰。我们都觉得对方肯定知道她的心意,两个人看起来也很匹配,只是不知道为什幺就差一点点。

无奈的时候,江宁也会苦笑:「大概是缘分还没到吧!」

她的桌上,放着一个小小的旋转木马音乐盒,是他送她的礼物,上发条之后会响起叮叮咚咚的音乐声,三匹彩色小马轮流追逐,转来转去都在原地。我总觉得这个礼物是有含意的,对方可能在暗示她:妳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江宁听了大笑,说他才没这个心眼,送这个礼物是因为她曾告诉对方,说自己胆子小又怕死,游乐园里的过山车海盗船都不敢坐,唯一能挑战的就是旋转木马,还总被朋友耻笑。

第二天,她就收到这个礼物,还有一张字条:「以后我陪妳坐,笑的时候,我答应妳会小声一点。」

江宁心里一阵暖,随口一句话被记得的心意,将她温柔地击中。

她陪他走过失恋的日子,事业的低谷,亲友的冲突,在所有他需要她的时刻,都扮演一通电话就能赶到的角色。有一个晚上,对方喝醉了,凌晨三点半要她过去挡酒,江宁不顾自己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出差,带着解酒药就出门支援,又拖又扛地把男生送回家,自己只得到两个黑眼圈。

我很不以为然:「妳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了,熬夜容易老知不知道?」

她一边保养,一边和我视讯:「我也不想去,可是他说他需要我。」

「他不是有女朋友吗?」我很生气,「哪个有女友的男人,喝醉了会找别的女人?」

江宁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膜,很久不出声,后来才回答:「他女友不喜欢他喝酒,她去了两个人肯定吵架。」

原来是个顾全大局深明大义的男人,失敬失敬。

看得出来她是铁了心要等,让对方一回头就能看见,所以我不再多说。前几天日本涩谷的忠犬八公像换了,我特别把新闻发给江宁。

「???」她回复我。

「妳看忠犬八公都等到主人了,妳还执迷不悟。」

江宁丢来一个翻白眼的表情。

我没敢说出口的是,八公还比妳好一点,狗狗可以不求回报等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类怎幺可能那幺情愿,喜欢与付出得不到回应,心意终究会化成心灰。

2.

或许这样说是不公平的,对方不是没给她回应,每当江宁不开心,表示自己也想找个对象谈感情滚床单,男人就会或真或假的着急,「那我怎幺办?妳是我的灵魂伴侣」。于是她又心软,暗暗觉得自己比较优越,和他身边那些莺莺燕燕不一样。

她对自己说,无论如何,灵魂都比肉体高级一点。

希望的力量是惊人的,能让人惧怕生理的危险,却在心理上开发无尽的潜能。这个嘴上说胆小又怕死的女孩,却在感情中花尽所有的勇气与毅力,守在同一个地方等待,说什幺都不走开。

那天江宁突然来电,问我有没有空,能不能陪她去一个地方。我问她是哪,她却不肯说,只要我跟着走。一路上,江宁都看着窗外不出声,我看着她面无表情的侧脸,什幺也不敢问,只是偷偷发了一个状态,说明自己现在前途迷茫,随时有可能被卖到深山野岭,众亲友若有缘再见,人肉市场请出高价之类。

到了目的地,我抬头一看,是一个游乐园。

江宁二话不说,买了门票就拉着我进去,她目标明确,一手拿着地图,一手拖着我,笔直地朝某个方向前进。我们在五彩气球与绒毛玩具中间穿梭,四周都是香甜棉花糖和奶油爆米花的气味,我看见卖烤鸡腿的小贩,想到自己还没吃饭,但看见她脸上坚毅的神情,只能吞了吞口水。

终于她停了,耸立在我们面前的,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巨大的过山车。

江宁转过来看我,我摇头,退后两步。

江宁不放弃,握着我的手紧了一下,就往上车的地方走。

「等一下!起码让我买根鸡腿,死也当个饱死鬼...」我大声哭喊,但她充耳不闻。

那天下午,我们连坐了五次过山车。

第五次结束的时候,我已脚步虚浮六亲不认,江宁脸色发白手指冰冷,却示意要再来一次。

我再也受不了,把我卖到深山野岭好了,以我的姿色,大概还能当个押寨夫人:「我不干!妳发什幺神经!」

江宁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把手机递过来。

屏幕上,是一个男人,手捧钻戒对另一个女人屈膝的画面。

我心头一酸,把手机还给她,拉着她往入口走:「坐完记得买鸡腿给我。」

江宁甩开我的手,蹲在地上,哭了。

人来人往的游乐园中,两个女人一站一蹲,一个低头不语,一个放声嚎啕。迫不及待的孩童争先恐后,与我们擦身而过,在一片直达天际的清脆笑声里,江宁的哭泣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蹲着流泪的她,显得弱小而无助,呜咽的哭声,真的有点像忠犬八公。

我把她拉起来,在游乐场里乱走,一路上买东西往她手里塞,什幺玩具熊、氢气球、冰淇淋,直到她再也拿不下。

突然,原本低着头跟我走的江宁不动了,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原来我们绕到旋转木马的旁边。

「怎幺样,要坐吗?」我低声问她。

她沉默一会儿,摇了摇头,从包包里拿出一个东西,走过去。

她将一直珍藏的音乐盒,轻轻放在栏杆顶端,像捧着最珍贵的宝贝,温柔地上紧最后一次发条。玩具随即开始转动,乖巧而忠实,与后面放大无数倍的实体一起,在轻快的旋律中追逐游戏。

江宁退后几步,打量这个画面,眼泪又从她的眼角涌出,但她没有伸手去擦。

不知道为什幺,我举起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或许是觉得凄美,也可能感觉这是会是一个新起点。

多少人拿时间赌感情,期待有一天能拿到好牌,从此逆转胜,将过去的等待赢回来。你告诉自己再观望一下,一定会等到黑桃A,都撑了这幺久,没道理现在放弃。

曾经你以为,他和你是旋转木马,只要音乐不停,缘分就没有休止符,无论转多少圈,彼此都走不出这个圆。

可是你没想过,他会突然离席。

赢不了的游戏,就不要再坚持了,追不到的爱人,就转身往别的方向走。等待的价值,唯有归期才能定义,付出的止损点,是从起身离开的那一刻开始计算的

去那里都好,别守在原地,不绕着谁打转,我才不会一直在这里。

3.

回家的路上,我把照片传给江宁,她低头笑了笑,没说什幺。

第二天,她发了朋友圈,用的是我替她拍的照片。

「现在开始,勇气要用来看世界,笑的时候,我答应自己会大声一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