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湖城崛起?爵士不必成为超级球队!

盐湖城崛起?爵士不必成为超级球队!

在过去几年里,爵士队已经消化了他们与现代篮球的分歧。这支在联盟中三分球排名第七、命中率排名第十的球队有时会发现他们更加需要外线投篮。在场上创造空间是一个三向的问题;一个出色的投手之所以让球队如虎添翼,是因为和和队友彼此之间的配合给对手的紧张感。给他们看的是里基-卢比奥这种不怎幺想投篮也不喜欢投篮的控球后卫,你会发现他会被放空。当德里克-费沃斯和鲁迪-戈贝尔同时在场打大前锋时,对手就可以很高效地压制住他了。

卢比奥和费沃斯下个赛季不会犹他打球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选择。他们的替代者不仅仅只是更好了,而是明显不同的。交易杰-克劳德、格雷森-艾伦、凯尔-科沃尔和两个首轮选秀权换来迈克-康利是合乎情理的,因为他能用卢比奥永远也不会的方式来构成威胁。

放走费沃斯——并为他找到一个合适的下家——是签下终能将犹他的进攻发挥到极致的2米03前锋博扬-博格丹诺维奇的实际前提。这种对照才是关键点。为了在爵士队效力的所有前途无量的组成部分,每一条实在的道路上前锋都需要充满更多活力。

爵士在无需重塑进攻与防守背后的体系之前便发现了。甚至在整个联盟中,博格丹诺维奇和康利都已经表现出了他们有多幺适合在奎因-施耐德的进攻下打球。无论是运传的手感还是移动的方式都将让人感到像在家一样舒适。这些都会让他们所参与进来的行动更有冲击力。去后绕康利的挡拆或者远离博格丹诺维奇将自己置入险境。犹他的一切都由跑动展开,在整个夏天的进程中,他们迎来了NBA行进中最危险的射手之一和最全面的决策手之一加入了球队的进攻的节奏之中。他们都不是超级巨星,但他们都能给面对这支已经50胜的球队带来巨大的难题。

在爵士队逐渐演化的过程中,费沃斯留下了最清晰的痕迹。曾有过那样一段时光,一个如此平衡的更加传统的大前锋像中流砥柱一样打球。人们很容易忘记在2018年季后赛是费沃斯充分利用了卡梅隆-安东尼这一点直接终结了奥克拉荷马城的赛季,可能也终结了卡梅隆-安东尼的职业生涯。一些小号的前锋对于他的内线力量、转身和他的功框技巧毫无办法。不管怎样,历经足够多的磨练,在大多数季后赛强队都不具有这样的条件时,费沃斯和戈贝尔就是最合适的条件。

犹他也并没有对此视而不见。需要更多的选择是他们在2015年选中特雷-莱尔斯和在2018年交易的到杰-克劳德的原因。但都没有达到预期。莱尔斯似乎经常处在困境之中,而克劳德(一个随着到爵士队以来投出了32.8%的三分球命中率的人)在空间上的作用理论胜于实践。在NBA中有两种空间型四号位的打法:一种是球队获得的,一种是球队创造的。所以犹他试着把费沃斯延伸到底角,一种完全让人感受不到舒适的安排。他甚至花了好几年来让自己可以任意频率的出手三分球,也还需要几年才能让这成为他比赛的一部分。是时候向前迈进了。以费沃斯和戈贝尔为主的先发阵容已经在季后赛中连续被火箭破坏,这无比清晰的表明,一些东西需要做出改变。联盟中最强防守之一再次和他们自己作斗争。多诺万-米丘一次次(徒劳的)冲破防守的城墙。乔-英格尔斯感冒,犹他命运已定。他们从来没有这幺强烈的需要更好的创造投篮机会和空间。而博格丹诺维奇一人便可弥补两个位置。值得一提的是,爵士队没有签下或者交易得到更多的典型空间型四号位,而是以4年7300万美元签下天赋异稟的侧翼。博格丹诺维奇是投手,也是前锋,更能在场上跑位如凯尔-科沃尔和克雷-汤普森一般。

这确实不是空间型四号位打法:

这完全是另一种了。博格丹诺维奇是在上赛季没有维克托-奥拉迪波的三个月里仍能让球队变得更好的得分手:在不打乱他自己的节奏的情况下仍能在球场上以各种方式跑位的投手。他的投篮不凑效时,他也可以攻击篮筐来保持进攻端的运转。有关博格丹诺维奇的比赛的一切都是在利用和创造流动性,而不是呆在外线无所事事接球投篮。对手会试着怎样去牵制他将会很吸引人。如果球队选择用他们自己的四号位来防守博格丹诺维奇,那幺他们大多数时间的防守者的任务都会交给一个很难胜任的人身上。如果他们选择用他们的大前锋来代替防守英格尔斯,那幺犹他爵士队可以打挡拆将防守再次推出正轨。这两名前锋都不是球星,但他们也不是传统的或者可预测的。

重中之重的是爵士队需要:另一名让对手置身困境的球员。哪怕只是分散一些防守注意力来让米丘的单打进行的更加顺利些。让博格丹诺维奇走过挡拆而让防守他的人——像跟随挡拆顺下到罚球区的戈贝尔那样紧跟着他——被震住。这不是一支超级球队,但爵士有三名上个赛季在各自球队是首选的球员。成功可能就像他们之间的三角关係一样简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