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电视,为什幺不像台湾的一样「有字幕」?

对台湾人而言,电视有字幕是很理所当然的事,1975年成立的广播电视法的第十九条就有提到外语节目应加上中文字幕。1975年的台湾电视机普及率大约八成左右,当时虽然多半还是黑白电视,不过很多节目已经有字幕了。之后的40年间民众的常识就是字幕是电视节目理所当然的一部分,没有字幕的电视节目反而是特殊的例外。

同样在1975年,日本的电视机已经普及了十多年,而且彩色电视机的普及率在这一年突破九成。但是日本的电视节目并没有台湾人觉得理所当然的「字幕」;也就是说,字幕并不是日本电视节目理所当然的一部分。

不过如果实际去问日本人电视字幕的事情的话,可能会有日本人认为日本的电视节目从以前就有字幕。

为什幺会这样呢?

因为大家心中的「字幕」的定义不一样。

一般台湾人感觉中的电视字幕是「表现电视语音内容的文字」。具体而言,国语节目的字幕就是用中文字完整表现节目中的国语讯息,非国语节目的字幕则是用「意义相近」的中文文字讯息来表现节目中的说话内容。前者是同一系统的语言文字的完全转换,完全没有妥协;后者则是不同系统语言文字间的近似意义转换,转换过程中有很多地方必须妥协,而且一定会失真。儘管这两种文字讯息的性质不同,不过由于展示方式相同,所以一般民众直觉上会把这两种性质不同的文字讯息当成同一种东西。这就是台湾大众认知中的电视字幕。

有些日本人觉得日本电视节目从以前就有字幕,是因为日本的电视节目的确从以前就有文字讯息。举例来说,很多日本节目的片头或片尾会列出幕后工作人员的名单。另外,新闻节目会打出新闻标题、报导现场的地名、现场记者的姓名。近几年日本的综艺节目也大量使用效果文字来强调艺人的台词。由于日本民众在电视上看到的文字讯息就是这些东西,而且这些文字讯息从以前就已经存在。所以日本民众感觉中的「字幕」就是这些东西。

当然,这些「字幕」和台湾人认知的「字幕」不一样。

从这个例子可以知道,「字幕」并不单纯。其实我们生活中很多大家觉得理所当然的简单事物,在不同环境、不同经验的人的认知中可能完全不一样。

同样是电视画面上的文字讯息,每种讯息的功能都不一样。例如电视节目片头或片尾的工作人员名单,本质上是作品的署名,这就像每本书上都会印有作者、编辑人员的名称一样。至于语音字幕和新闻节目的中的标题、地名、人名等文字则为了让观众容易吸收节目内容。综艺节目的效果文字本来也是为了让容易吸收节目内容,不过近几年这种效果文字太过泛滥,结果就变成媒体文化评论的批判对象。

近年来,日本的民间电视台营运状况越来越糟,节目製作经费越来越少,所以各类节目的製作品质开始崩盘。以综艺节目为例,以前日本综艺节目内容密度相当高,製作单位会想很多有趣的企划来吸引观众。而且那些二三十年前的企划搬到2010年代的现在,还是有一定的强度。不过现在的日本的综艺节目已经没有体力玩这些东西了。近几年有不少节目为 了省钱,就让一群艺人看一段製作单位自行拍摄或外购的影片,然后让艺人发表感想或搞笑来拖时间,非常鬆散。事实上,观众真正感兴趣的是节目当中播放的影片,而非艺人照着粗糙的节目剧本演出来的反应。又由于观众无法理解艺人不入流的搞笑,所以製作单位只好在艺人搞笑时,加上廉价的效果字幕来暗示观众:「现在这个艺人在搞笑,请大家赶快笑」。说穿了,这就是电视製作单位自知节目不够有趣,所以只能靠效果字幕向观众求取笑声。

其实台湾的电视节目也可以看到类似的现象,只是手法不见得是字幕。例如有些综艺节目或谈话节目会在艺人搞笑时,刻意加上古怪的背景效果音来暗示观众:「现在艺人在搞笑,请大家赶快笑」。配上音效的原因就是艺人的搞笑水準低劣,实在没有办法让观众笑起来,所以製作单位不得不加上古怪的音效向观众求取笑声。如果没有这些音效,节目就真的完了。

日本的字幕秘辛

日本的电视台是在1985年才开始提供电视节目语音内容的文字资讯,这种文字资讯就比较接近台湾人印象中的电视字幕。

这种字幕服务和台湾的电视字幕不太一样:台湾的电视字幕本身是影像的一部分,无法抹消;至于日本电视字幕则是和影像各自独立,观众可以自己选择是否要显示字幕。

从这个状况来看,日本的电视字幕服务虽然起步比较晚,但是做法比较先进。

其实事情并不单纯。

1985年当时,电视台提供字幕讯号必须要有另外的电波执照,没有拿到这种执照的电视台就不能提供民众字幕资讯。结果当时只有东京和大阪等大都市的电视台才有能力提供字幕讯号。同样是NHK,东京的NHK因为有执照,所以能发射字幕讯号,但是北海道的NHK没有拿到执照,所以无法提供字幕服务。另外,住在东京和大阪的民众也不是一开电视就能看到字幕,如果要看字幕,必须另外购买专用的字幕机,要把字幕机接上电视后,才能看得到字幕。

日本电视机的普及率早在1965年时就达到90%以上。如果把90%当成普及的门槛的话,1985年的字幕讯号是日本的电视机普及二十年后才出现的服务。也就是说,一般日本民众在这二十年间一直过着没有电视字幕的生活,而且大众并不觉得不方便,所以1985年之后,一般民众也没有特别的动机去买字幕机。结果一般日本民众看到的电视节目画面还是没有像台湾电视一样的字幕,所以以前日本民众感觉中的字幕和台湾人感觉中的字幕会不一样。一直到近几年日本电视数位化后,日本大众才有机会体验电视节目的语音字幕。

观众觉得有意义,字幕才有存在的价值

由于不少台湾民众觉得字幕是电视资讯中理所当然的一部分,所以台湾人比较没有机会思考没有字幕的影像媒体环境。虽然台湾也有不带字幕的电视节目,但是这种节目多半是因为某些特别的原因而不带字幕,如果没有这个原因的话,节目就应该要带有字幕,这就是台湾视听大众的世界观。

其实字幕这种东西只有在观众觉得有意义时,才有存在价值。如果观众无法从字幕得到有意义的资讯,字幕就会变成妨碍画面完整性的杂讯。台湾人觉得字幕是电视资讯中必然的一部分,是因为这几十年来台湾人收看的电视节目的字幕多半有意义,而且字幕的意义大于字幕遮盖掉的画面的意义。如果字幕的意义不如字幕遮盖掉的画面部分的话,字幕就会变成令人反感的杂讯了。

假设今天把台湾所有电视节目的字幕改成韩文的话,对正在学韩文的人而言可能求之不得,因为对学韩文的人而言韩文字幕的资讯意义非常大。但是对一般大众而言,加上韩文字幕可能还不如完全没有字幕,因为观众无法从韩文字幕得到有意义的资讯,而且字幕还会挡住部分电视画面,干扰收视的舒适性。

换个角度来思考,如果把台湾电视节目的字幕全部换成注音文的话,会怎幺样呢?

虽然台湾大众多半能看得懂注音符号,不过注音文不易阅读,无法适时成为有意义的资讯,所以注音文的字幕也会沦为杂讯。恐怕大家宁可不要有任何字幕,也不希望注音文遮盖掉部分电视画面。无意义的资讯只会干扰收视,让人反感。

再换一个角度来思考,如果电视字幕是正常的中文字,但是字幕内容错误百出的话,也会影响到字幕的价值。如果是中文节目的话,大部分的人恐怕宁可不要字幕,也不希望看到敷衍、不敬业的瑕疵资讯。

至于外语节目的场合,如果观众发现字幕没有确实反映剧情内容,例如明显的翻译错误,或是翻译素养不足的人员自创的古怪词彙或句型,或是故意漏掉许多难翻的句子或词彙,或是把外国人的名字换成华人的名字、把外国的地名换成华人国家的地名,这些都会伤到字幕的诚信。

对外语能力不足的观众而言,外语节目的字幕的支配力非常大,观众比较没有拒绝字幕的筹码。然而一旦观众发现字幕内容扭曲了作品原意的话,或许观众无法完全拒绝字幕,但是一定会失望,甚至影响观赏兴致,因为观众无法从字幕获得自己所期待的「意义」。

不过要注意的是,字幕并不是越详细越好。字幕的本质是辅助资讯,目的是让观众理解作品内容,但是又不能佔掉太多画面,如果字幕的翻译人员自作多情想炫耀自己的知识,用字幕加上一堆注释,说明台词背后的设定资讯的话,这也会妨碍到观众收视的乐趣。因为观众真正感兴趣的是作品本体,而不是翻译字幕的人员的知识,这种自意识过剩的卖弄行为也可能造成观众反感。

在日本电视还没有数位化的时代,日本民众观赏电视台播放的洋片时,往往只能看日语配音版。虽然很多电视机有双语切换功能,不过一般民众没有字幕机,无法看到字幕,所以不擅外语的观众比较没有条件欣赏电影的原音。日本电视数位化后,大部分的日本电视机已经直接内建字幕功能,喜欢看外国电影的日本人只要开启电视的双语和字幕功能,就能欣赏好莱坞电影的原音。

不过日本也有一些有一定程度外语能力,却宁愿看配音版电影的观众。

为什幺会有这种人呢?

因为他们对翻译的品质非常执着。这些人虽然无法完全不看字幕,但是这些人有一定的外语能力,甚至可能是电影原着小说的忠实读者,所以有能力判断翻译字幕是否贴切,甚至为各个翻译人员打分数。如果他们发现电视播出的洋片字幕是由某个不合自己胃口的翻译人员翻译的话,这些人可能就会选看日语配音版。看配音版电影的好处就是可以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影片上,而且不用担心不贴切的翻译字幕坏了欣赏电影的兴致。

上一篇: 下一篇: